FANDOM


核四

龍門電廠

台電龍門核能發電廠,又名核四廠,自1992年由時任總統李登輝批准興建,1999年開始動工,2000年因政黨輪替由時任行政院長張俊雄宣布停建,2001年經立法院表決後復建,2013年通過。自動工起15年來,核四工程歷經兩次政黨輪替、日本福島核災等重大事件,期間質疑核四興建必要性與工程品質的聲音不斷。早自2000年起,新黨立委[1]、日本議員[2]等就開始用工程發包、機組設計等理由質疑核四品質,繼而民進黨、財團、環保團體等撻伐之聲不斷,造成「核四品質很差」的印象廣泛流傳。然而綜觀15年來的質疑,雖然發言者眾名目又多,但其實不脫工程分包、工程品質、工程設計三項範疇,各家說法不過是顛來倒去而已。本文將分別就這三個範疇做出澄清,再提出正確的觀點來看待核四工程問題,以正視聽。

核四是拼裝車? 談核電廠工程分包編輯

主條目:核四是拼裝車,所以不安全?

有一種質疑是,核四興建工程應統包不應分包,否則工程品質一定不會好。

例如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簡稱綠盟)在《為什麼我們不需要核電》一書中用「恣意分包,拼裝車上路」形容核四工程的分包結構,並據此質疑分包工程不可能有好的品質,茲轉錄其部分內容如下:

首先,要先從「統包」跟「分包」講起。全世界絕大多數的核電廠,都是採用「統包」的方式,由一個得標的統包商負責整個電廠興建的統籌,根據電力公司開出的規格需求,從設計、施工到測試,陸續完成,再交給電力公司進行運轉和管理...可是核四廠卻選擇了另一個風險更高,更難掌控的「分包」作法。因為當初各方國際勢力的角力與覬覦,最終放棄了「統包」做法,將核四龐大的建廠利潤拆解分給美、日等跨國公司[3]

此說不符事實,分包是目前大型設施的主流建設方式。某方面來說,分包可以匯集不同領域的專業技術,造就更高的工程品質,我國的高鐵、捷運等均是分包工程的產物,目前均運行良好。

世界上有不少核電設施是分包建設,以下聊舉數例[4]

國家 機組 核島區設計公司 常規島區設計公司 汽機/發電機供應商
日本 大飯#1 西屋 美商吉博特 三菱
日本 柏崎刈羽#6 東芝/奇異 日立 東芝
中國 三門 #1 #2 西屋 美商 Shaw Group/國家核電技術公司 三菱
中國 秦山三期 #1 #2 加拿大AECL 貝泰/加拿大AECL 日立

與我們的鄰邦相似,核四廠建設也是基於專業分工的產物,其中,核島區與全廠儀控系統由奇異公司負責,汽輪發電機則由三菱公司負責,核廢料處理設施由日立公司負責,核島區與常規島區的介面整合則由台電、奇異與URS公司聯合負責。

核四分包的公司都是美、日大廠,是常出現在西方國家的核電建設組合,更拼裝的拼裝車則可看芬蘭和捷克的例子:

Loviisa nuclear power plant

芬蘭Loviisa核電廠

芬蘭的 Loviisa 核電廠[5]於1977年啟用,採用蘇聯的反應爐、美國西屋的設備、西德西門子的工程技術。他在冷戰時代就融合了蘇聯與西方的技術,美國人暱稱其為「Eastinghouse」,反諷他兼用西屋(Westinghouse)與蘇聯的產品。然而,這台拼裝車持續維持良好的營運,至今超過30年,在2013年甚至創下容量因素92.5%的營運佳績(一般只有80%幾)堪稱電業典範[6]。該電廠目前已經成功申請延役,兩部機組預計將分別運作至2027年和2030年。

捷克的 Temelin 核電廠於1987年動工,1989年末捷克爆發天鵝絨革命,工程於1990年被迫暫停。由於蘇聯垮台,鐵幕瓦解,當1993年捷克政府決定復工的時候,工程轉由美國西屋公司重新設計,並且將工程標準向西歐國家看齊。東西合璧的電廠被指為「拼裝車」,工程受到鄰國強大的抗議,奧地利邊境出現過多起抗議行動,2002年奧地利的自由黨甚至宣稱將發動「抵制捷克加入歐盟」為主題的公民請願,以阻止該電廠商轉。但來自鄰國的種種抗爭在捷克政府的強硬立場下宣告失敗,電廠於2002年6月完工並直續良好運作至今日,是捷克的重要基載電廠之一,捷克政府甚至計畫在廠區內興建新的反應爐[7]

由上可見,在良好的專業分工下,即便是美國、蘇聯兩種截然不同的技術來源都有辦法整合。核四的拼裝品質如何可再討論,但「凡分包必不安全」這種邏輯是非常有問題的。

工程品質低落?談核四廠施工品質編輯

對核四工程品質的指控,大致可以分成沒證據的和有證據的兩類。沒證據的指控就是黑函、匿名訪談等,舉例來說,像是蘋果日報刊載的「你敢運轉核四我逃命去[8]」一文:

H先生:我們當初是真的認為核四不會運轉,只是公司趁機撈錢,隨便蓋。後來核四續建,我們公司沒了,看電廠不是鏽掉,就爛掉,工程還是層層轉包,不知換了多少包商,沒人可以負責,我雖覺得可怕,還是認為,這廠不可能運轉,只是提款機

這類文章乍看之下心驚肉跳,但仔細想想不值一哂。你有聽過哪個做賊的上報紙大書做賊心得,然後警察、檢調卻毫無動作?這種藏頭露尾的匿名爆料就是要故弄玄虛,讓讀者以為裡面真有貓膩,但其內容到底是杜撰還是事實,只有爆料者自己知道。正由於缺乏可信度,所以只有八卦報紙如蘋果之流才會刊登,對待這種流言,只要一笑置之即可,連澄清的必要都沒有。

另一種指控是帶有證據的,例如知名的尿瓶事件。

反核名人方儉在蘋果日報2013年02月26日「投書傾聽一支寶特瓶的聲音[9]」指出,核四一號機圍組體上鑲了一個裝尿的寶特瓶,而且鋼筋遭不當截斷,其原文節錄如下:

核四圍組體上的寶特瓶

曾經鑲在核四圍組體上的寶特瓶

這是一張嵌在核四一號機圍阻體牆上的寶特瓶,核四果然比前面的三兄弟進步了,工人會把尿尿在寶特瓶內,「順手」就丟在灌漿中的牆上,就留下了這個核四工程的「歷史見證」,周圍尿漬清晰可見...核四的圍阻體還不只如此,更有任意截斷的九號剪力牆鋼筋(約三公分粗),按原能會的紀錄,曾發現截斷了47根,就在反應爐和燃料池之間的圍阻體剪力牆上。這代表核四廠剪力牆已無完整可能(原能會查到就有47根,應該還有更多),按土木工程規範,應該把剪力牆拆掉重做。但核四的工程還是「與時俱進」,並未打掉重做,原能會也只開了三級違規,在裁罰後也沒有要求工程安全的驗證與確認...[10]

這個指控有憑有據,看似十分嚴重,但只要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兩大疑點:

  • 反核團體沒有辦法到核四工地監工,這些證據怎麼來的?
  • 文中說明原能會已經開立違規,為何裁罰後沒有改善?

其實原能會早就將核四興建過程中的各項缺失記錄放上網路,任何人都可以查詢,真正做到工程品質透明公開。而他檢舉的寶特瓶與鋼筋事件,也早已經在報告裡面,而且缺失發生的時間早在民國96年(2007),其錯誤也早已改正完畢[11],並非如方檢所言只有罰錢了事,這一點可以從兩個地方得到證明:

核四寶特瓶違規記錄

核四維組體內嵌寶特瓶違規記錄與處理情形

一、有詳盡的違規記錄與查核報告:

原委會提供的違規事項查詢系統,可以清楚查到事件的描述與改善方案,查核報告也詳實說明改善方案的實施方式與查核結果,這些都證明寶特瓶與鋼筋事件都不是不可挽回的錯誤,而且改善方案已經具體實施,其效果也獲得肯定:

  • 核子設施違規事項EF-LM-96-003對寶特瓶事件的發現有詳細的描述:

本會駐廠視察員於96年4月中旬駐廠期間發現「二號機443室RCCV WALL牆面內有寶特瓶等不明雜物,他處亦發現混凝土面有蜂窩、滲水、白華之情形」與「一號機反應器廠房425室與436室天花板有木屑、菸蒂等雜物,而承包商正進行混凝土面修補作業」之施工狀況[12]

  • 核子設施違規事項EF-LM-96-002對鋼筋事件有詳細的描述:

核四廠核島區土木施工規範3C鋼筋第5節及3K鋼筋混凝土圍阻體(RCCV)第5.2節後段等規定:核島區工程之鋼筋除經正式核准否則不得於現場截切;RCCV 鋼筋不得熱加工。本會於第26次定期視察時,發現一號機反應器廠房RCCV WALL EL+19600~EL+23500 180°區域已完成混凝土澆置之牆體正進行RCCV結構混凝土的鑿除工作,除露出約寬2.5公尺高3公尺範圍之圍阻體18號主筋(水平環筋)外,另約有47支9號結構剪力筋被截切,留下熱加工切除的痕跡,違反前述施工規範及核四工程品質保證方案第2.1.5節等之規定。[13]

  • 查核報告對圍組體強度的檢驗有詳細的描述:

依牆體、樓板不同配比及混凝土抗壓強度結果較弱之情形,選取6個區域位置,每個位置選取3處依ASTM C42 進行混凝土鑚心試體取樣作業,進行抗壓試驗。取樣作業均作成紀錄,取樣後之試體經抗壓試驗後每個位置均大於設計強度,試驗結果最低強度為5499 psi,仍大於設計強度5000psi,設計單位評估,仍在設計安全餘裕範圍[14]

  • 查核報告對鋼筋強度補強有詳細的描述:


  1. 現場依剪力筋被遭切除之範圍,以人工鑿除混凝土,並保持鑿除範圍內其他構件之完整。
  2. 被截切剪力筋以續接器恢復被切除之9 號剪力筋彎㢈,另一端為取代90 度標準彎㢈之9 號錨錠接頭。
  3. 以上經設計單位評估,仍在設計安全餘裕範圍內。
  4. 辦理相關作業缺失之檢討與教育訓練[15]



而且方儉又於2014年4月27日的三立新聞報導上說:
73440-XXL

方儉造謠

牆面應該是完整光滑,連水都不透,但居然有寶特瓶、尿漬、大號。」[16]

已經解決的問題,又何來有裝尿更甚至於隔年"加碼"裝尿跟大號的呢?況且寶特瓶圖還是同一張

二、核四圍組體已經通過壓力測試

核四一號機一次圍阻體壓力測試已經在2014-3-1通過[17]。這項測試讓將圍阻體內部加壓至1.15倍之圍阻體設計壓力(相當於4.54倍絕對大氣壓力)進行結構完整性測試,以模擬圍阻體內部發生洩漏或爆炸的狀況。測試結果證明寶特瓶與鋼筋事件不會對圍阻體的氣密與強度造成影響,圍阻體足以勝任阻隔反應爐內外的任務。

工程品質取決於最後驗收的結果,而非過程中發現的缺失,大部分的工程問題,都可以透過事後的補救措施來改善,只要改得好品質一樣值得信賴。我們可以從原能會的缺失記錄中得知,大量的工程缺失被記載與修正,顯示工程監管機制運作良好,這是應該贊許的事情,但反核團體不斷強調原能會在監督過程中已經發現的問題,並且忽略台電後續的改善方案及查核結果,致使一般民眾對核四工程產生不信任,這種誤導的手段可謂相當卑劣。相反地​​,原能會由於忠實監督工程執行,也遵守公開透明的原則,反而變相提供反核團體大量抹黑核四的養分,真是令人十分遺憾。

先進系統不穩定? 談核四設計編輯

核四控制室

核四控制室

對核四設計的指控,有部分是質疑核四的系統太過先進,世所罕見,因此懷疑核四是否可以穩定運轉。例如遠見雜誌對核四數位儀控系統做出的質疑:

位於地下室的數位儀控系統控制室,是唯一開放參觀之處。放眼望去,宛若科技電影裡面美國太空總署的主控室,大大小小的螢幕、不同顏色燈號盤面矗立眼前。 這套系統正是「舉世僅見」的設計。[18]

說核四廠採用的分散式數位儀控系統(DCIS)乃世界首例,其實完全是坐井觀天之言,日本、韓國、法國早就出現過多起案例,且順利營運至今,並沒有大問題。例如日本的柏崎刈羽6號機就是使用東芝的DCIS系統,台電也層派員走訪,實地了解日本怎麼驗收這樣的系統。[19]因此要說核四廠的DCIS是世界獨一無二最先進的系統,未免給自己臉上貼金。

對數位儀控系統的質疑,除了自大地以為核四獨步全球外,鹽寮反核自救會總幹事楊木火也曾提出,核四數位儀控系統使用的光纖線材,遇上高溫時可能會失真:

原能會在今年一月份核能刊物上分享美國核能管制會(NRC)的相關資訊,提到新型反應器極度依賴整合數位儀控、保護與控制系統,然而有關火災、熱能和煙霧對數位儀控設備的影響與損壞為何,「僅有少數有限之資訊」[20]

事實上,這個擔心也是多餘的,因為:

  • 核四的光纖系統採雙重設計,且每個區域均有防火區隔,當單一訊號錯亂時,系統可以自動排除,改由正常的訊號線進行控制。
  • 核四除了光纖線路之外,還有備用的電纜系統,這樣的多重餘裕的設計可在使用任何一套系統進行安全停機。[21]

除了對數位儀控系統的設議有質疑外,劉黎兒 也曾質疑核四採用的進步型沸水式反應爐(ABWR)抗震能力不足:

核四用ABWR時,日本也只有柏崎刈羽核電的6號機及7號機用。台電表示2007年新瀉地震以及311時柏崎刈羽的2機安全停機。但這並非事實,2007 年時只有ABWR的兩爐搖晃比其他機組嚴重,才會遭各界質疑設計錯誤;而且震後發現7號機控制棒有1根無法抽出,6號機也有兩根無法抽出。才會這兩機各拖了2年多(6號機2009、7號機2010年)才獲准重啟,還是兩機都大舉加強耐震係數,證明ABWR根本是非常危險的機種。

其實這完全就是外行人在說外行話,ABWR是傳統BWR反應爐的改進版,其改進最重要之處就是增加安全性。傳統的BWR反應爐靠外部的反應器冷卻水再循環泵(Reactor Circulation Pump, RCP)提供冷卻水流,而ABWR的改進之一就是採用完全封閉在反應器內的反應器內部冷卻水泵(Reactor Internal Pump, RIP),取代置於外部的RCP。如此可以簡化管路,同時增強抗震。而且BWR的RCP只有兩座,但ABWR的RIP有10座,而且10座中只要任一座運作正常,就可以確保爐心不會過熱熔毀,大大減小了爐心熔毀的機率。以核四廠為例,經評估爐心融損之機率小於2.4ⅹ10-6次/年。[22][23]

對於核四設計上的質疑,其實都沒有確切的證據。要麼就是覺得設計太先進,不敢為先下先,要麼就是外行人說外行話,事實上只要經過檢驗,就知道這些指控完全是無需擔心的。

正確的品質檢驗觀點編輯

核四建廠查驗機制

核四建廠安全查驗機制[24]

核四工程品質的問題是專業的核安議題,應該要回歸專業檢驗,而非黑函指控或者外行的質疑,強行將民粹注入核四安全議題,並不能檢驗核四是否真的安全。

但有鑑於大家對核四安全的關心,目前核四的品質把關已經升級到了空前的程度。核四要商轉,除了必須要通過台電三級品保制度的驗收以外,還必須通過第三檢查機構的獨立驗證,加上完整的運轉測試、奇異公司原廠測試、美國NRC視察、WANO同業評估等等測試與審核,才能向原能會申請裝填燃料許可。

台灣核安總體檢

核安總體檢是國際最完整的檢驗[25]

而且我國的核安總體檢內容的完整性已經堪稱世界第一,是國際最完的核能總體檢。在如此嚴密、層層把關的情況下,實在很難想像中間要怎麼放水。因此,與其相信空穴來風的黑函,不如相信專業的檢驗,與其相信作家、藝人、民代等核工門外漢,不如相信國際專家層層把關。如果核四能夠順利取得各界專家的認可,為什麼我們不能相信核四是真的可以安全運轉的呢?

資料來源編輯

  1. 謝啟大, 核四締約疑雲, 新黨反核四白皮書, 2000, Retrieved 2014-4-13
  2. 矢部忠夫, 日本反核議員的一封公開信, 新黨反核四白皮書, 2000, Retrieved 2014-4-13
  3.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不安全的核四分包工程 拼裝車上路 , ET Today, 2013-7-17, Retrieved 2014-4-13
  4. 核能建廠專業分工是國際常態也是潮流 , 經濟部 確保核安穩健減核網站, Retrieved 2014-4-13
  5. Loviisa Nuclear Power Plant , Wikipedia, Retrieved 2014-4-13
  6. Fortum’s Loviisa nuclear power plant had a good production year 2013, Fortum, Retrieved 2014-4-13
  7. Temelín Nuclear Power Station, Wikipedia, Retrieved 2014-4-13
  8. 人間異語:你敢運轉核四 我逃命去, 蘋果日報, 2012-11-26
  9. 傾聽一支寶特瓶的聲音, 蘋果日報, 2013-2-26
  10. 傾聽一支寶特瓶的聲音(方儉), 蘋果日報, 2013-2-26, Retreved 2013-4-15
  11. 原能會澄清說明, 原能會網站, Retrieved 2014-3-14
  12. 核島區土木施工相關檢驗作業未依規定及時與確實執行, 原能會核子設施違規事項查詢系統, Retrieved 2014-3-14
  13. 核島區現場施工作業接續發生違反施工規範及品保準則等規定,仍未見有效改善, 原能會核子設施違規事項查詢系統, Retrieved 2014-3-14
  14. 龍門工程違法裁處案查核報告, 原能會, 2010-06
  15. 龍門工程違法裁處案查核報告, 原能會, 2010-06
  16. 技術落後19年!日本專家看核四:你們是在扮家家酒?, 三立新聞網, 2014-4-27
  17. 核四廠長王伯輝臉書, Fecebook, 2014-3-2, Retreved 2014-4-15
  18. 設計前所未有,核電廠創新 風險有多高?, 遠見雜誌, 2013年3月號核四風暴專刊特刊
  19. 赴日本東芝公司考察有關龍門計畫DCIS現場驗證測試事宜及參加第19屆核能工程國際研討會, 台電公司出差報告, 2011-10-07
  20. 核安炸彈! 核四廠數位儀控 光纜遇高溫恐失真, 自由時報, 2013-10-04
  21. 數位儀控採多重安全設計 是全球新建核電廠普遍使用的現代科技, 台電公司新聞稿, 2013-10-14
  22. 核四廠進步型沸水反應器(ABWR)介紹, 經濟部
  23. 進步型沸水式反應爐, Wikipedia
  24. 核四是怎麼回事?, 台電簡報
  25. 核四是怎麼回事?, 台電簡報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